繁體簡體

            “感動中國”的臺灣老兵——高秉涵談家國往事

            華夏經緯網 > 兩岸 > 臺胞人物      2021-11-04 14:48:41

            1

              這個老人是臺灣老兵高秉涵

              他常年堅持,將在臺老兵骨灰,帶回大陸安放的善舉,

              樹立了一座人性豐碑。

              他濃濃的故鄉情結和家國情懷,感動了兩岸同胞。

              因此在2012年,被評為年度“感動中國”十大人物之一。

              高老先生以一己之力,從自身做起,從點滴做起,用真情和行動追尋著和平發展的兩岸夢、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形象,讓人深深感佩。

              高秉涵先生是律師,身兼著臺灣中華孔子圣道會會長、菏澤旅臺同鄉會會長等社會職務?!拔易龊檬?不是說我自己有多好。我僅是千萬做好事的人中一個代表而已?!?/p>

              他說,“我做的事情很小,‘感動中國’這個稱號太大了,我承受不起?!?/p>

              這個獎,在臺灣影響也很大

              “來北京領獎后回到臺灣,周圍的朋友、同鄉都很高興,大家一起聚會,比過春節還熱鬧。臺灣的許多媒體也過來采訪。臺灣觀光局為了宣傳臺灣同胞的友善,專門為我制作了宣傳光盤,在游覽車上隨時播放?!?/p>

              “幫助逝去的同鄉實現回家之夢,是我義不容辭的義務。真的沒有想到這么一件力所能及的小事,卻讓我成為了兩岸間的名人?!?/p>

              “在臺灣,我現在一般不去臺北故宮等游覽景點。那里認出我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想合影?,F在,我要做的事情更多了,時間確實很緊?!?/p>

              他善舉背后有感恩和豁達

              高秉涵先生說,在幫助故去同鄉回家的過程中,得到許多幫助,很感恩。

              “我首先要感謝的是我的夫人石慧麗女士。每一個骨灰壇都凝聚著凋謝在異鄉的生命對故鄉的無盡思念。把骨灰壇從很遠的地方取回來,確實沒有其他地方可放,我只能放在家里。

              按照中國傳統風俗,兩岸同胞都很忌諱把骨灰壇放在自己家里。所以沒有我夫人的理解和支持,這個善舉是根本沒辦法完成的。

              有時,去取骨灰壇,要走很遠的路,我夫人會開車,就當司機。由于她能聽懂閩南話,也會說點閩南話,所以去臺灣南部時,她又成了翻譯。

              臺灣南部人很熱情、善良,一次,我們夫婦去高雄鄉下一個地方取骨灰壇,向當地鄉親打聽道路,鄉親們聽我們說明情況后,都紛紛稱贊說好人啊,一位騎機車的鄉親還專門頭前帶路,領我們過去?!薄?/p>

              “我帶骨灰壇乘飛機回大陸,骨灰壇很沉,又不好放,空姐給予很大幫助,她們幫著放在機艙靠后位置,給予很大方便?!?/p>

              一次次善舉讓高秉涵先生對人生的認識越來越積極、達觀。

              他說,“我現在對生死已經看得很開了,我對妻子講,如果哪一天我病了,不清醒了,就不要進行費時耗力的救治了。不用擔心我,我到了那邊,肯定有好多朋友列隊歡迎我?!?/p>

              “做這件事,不那么簡單,要辦理嚴格、繁瑣的相關手續,進行很多兩岸間的聯絡,關鍵還要對兩岸有感情。我要趁著身體允許的時候,多做些事情?!?/p>

              “家事”折射的兩岸歷史縮影

              家事往往是國事的縮影,高秉涵先生一家的經歷就折射著國共歷史縮影。

              “我們高家有國民黨的老同盟會員,也有延安出來的共產主義忠實信仰者。我外祖父曾與孫中山先生一起,搞辛亥革命,是中國國民黨創黨元老。

              我父親、母親是教師,他們都是中國國民黨黨員。在當時國共爭戰的歷史背景下,我父親被處死了。母親怕我不安全,就把13歲的我送到南京上學了。

              隨著局勢發展,我隨后來到了臺灣。家里一度以為我大姐、三姐不在世上了,后來才終于知道,我的兩個姐姐——大姐高秉潔、三姐高秉浩都在抗戰期間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到延安參加革命了,成為共產黨隊伍中的領導干部。

              我的其他親人還曾在劉少奇、彭德懷身邊工作過。我的姨媽也加入了共產黨,建國后創辦了現如今的北京市第十一中學,她活了101歲。

              1949年后,我母親和姐弟們團圓了,晚年很幸福。唯一缺憾的是直到臨終,她也沒能見到我。聽姐姐說,母親去世時,還把我小時候穿的衣服放在身邊?!?/p>

                 一個臺灣老兵的未解心愿

              交談間,高秉涵先生還讀了他寫的一首詩,表達了人生余年他對九州一統的深切渴望。高秉涵先生說, 一個不曾長夜痛哭的人,不足以談人生。

              “我們見證了幾十年兩岸關系的發展,從心底認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國家必須統一。我獲得感動中國榮譽回到臺灣后,打電話給馬英九先生,鼓勵他說,學弟啊,不管別人怎么說,做對的事要堅持,要在兩岸關系上有作為,經得起歷史檢驗?!?/p>

                “我的大孫女起名叫高佑菏。臺北市戶籍登記處的工作人員一開始登記為荷花的荷。我找過去,堅決改過來,就是要讓下一代記住自己的根在山東菏澤?!?/p>

              “重要節日,我們老兵朋友常聚會。一次聚會時,大家說咱們每人都許個愿吧。一位朋友許愿后,自告奮勇第一個發言。他說,老哥哥,你們猜我許了個什么愿。他自己說,我有一個夢想,就是一覺醒來,推開窗戶,看到兩岸統一了。老哥哥,你們贊同嗎?大家馬上報以熱烈的掌聲?!?/p>

             ?。ㄔ目d于2013年第9期《兩岸關系》雜志 原標題《走進高秉涵的“中國夢”》 作者李啟龍,本文轉載時有刪節和修改)


            文章來源:《兩岸關系》雜志,有刪節修改
            責任編輯:李欣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tokyostylechina.com

               

            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小草在线直播视频,无码专区人妻系列制服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