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澳軍事聯盟的“雙重核標準”給全球帶來隱患

            美英澳軍事聯盟的“雙重核標準”給全球帶來隱患
            美英澳聯盟的成立表明,美國等國家的“冷戰思維”陰魂不散。這些國家從“非友即敵”的狹隘兩分法出發,拼湊小集團,試圖在本地區煽動對立情緒,搭建冷戰平臺,挑動陣營對峙,進行地緣零和博弈,為美國的“印太戰略”服務,謀求一己之私。透露出美聚焦“大國競爭”圍堵遏制地區國家發展的險惡用心,將對地區局勢穩定和全球核軍控形勢造成嚴重負面影響。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三邊安全伙伴關系’是冷戰思維和狹隘地緣政治觀念的產物,三國開展核潛艇合作堪稱‘教科書級’核擴散案例,這是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精神的踐踏,對條約有關規定構成嚴峻挑戰?!敝袊孛珯嗖密娛聞沾笫估钏蓪Υ饲懊烙娜龂餐冀⑿碌陌踩锇殛P系作出嚴正表態。

              不久前,美英表示要向澳大利亞轉讓核技術,幫助澳海軍建立核潛艇部隊。這是美英于1958年在核研究以及核材料和設備轉讓方面合作以來,美國首次與其他盟友分享其核推進技術。此舉透露出美聚焦“大國競爭”圍堵遏制地區國家發展的險惡用心,將對地區局勢穩定和全球核軍控形勢造成嚴重負面影響。

              近年來,美國在中東地區戰略收縮的同時,不斷加大對印太地區的投入,妄圖通過推進所謂“印太戰略”遏制新興大國的發展,確保美國的世界領導地位。長期以來,美國一方面對某些盟友擁有核武器視而不見,另一方面卻對一些國家的民用核項目揪住不放。此次美對澳大利亞進行“核武裝”,帶有明顯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特征,將給地區帶來“新冷戰”風險。

              美英向澳大利亞出口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將核出口作為地緣政治博弈的工具,是極其不負責任的行徑,勢必給地區安全穩定帶來諸多不利因素。一方面,這一舉動將打破印太地區軍事平衡,甚至激化軍備競爭,進而破壞地區和平與穩定。另一方面,澳大利亞此舉也可能加劇與友鄰國家的緊張關系,從而影響地區局勢。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等多個亞太國家紛紛對此表示擔憂或反對。新西蘭總理阿德恩已明確表示,新西蘭將不會解除長達數十年的禁止核動力船只進入其水域的禁令。

              澳大利亞是《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武器締約國和《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的締約國,美英公然向其轉讓高度敏感的核潛艇技術,嚴重破壞和踐踏了國際核不擴散機制。這種赤裸裸的核擴散行徑,將對本來就岌岌可危的國際核軍控形勢產生更加不利的影響。美國這種“雙重標準”的做法,加大了核材料和核技術擴散的風險,勢必引起更多國家甚至是盟友的不滿,產生不良示范效應,對既有國際秩序帶來嚴重沖擊。

            澳大利亞三位前總理對“奧庫斯”說不

            src=http _n.sinaimg.cn_spider20210812_200_w640h360_20210812_23d5-572a96bfb42ed12a250bf3d30e7ba1af.jpg&refer=http _n.sinaimg.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對于澳大利亞而言,三位前總理基廷、特恩布爾、陸克文齊聲反對政府的某一外交政策,其沖擊和震蕩效應不可謂不大。

              基廷近期兩度發文,指責美英澳三邊安全伙伴關系“奧庫斯”(AUKUS)是莫里森政府將外交和軍事決策權拱手交給美國,制造假想敵,是出賣國家利益的失敗主義者。緊接著,與現任總理莫里森同屬自由黨的特恩布爾出面表態,抨擊“奧庫斯”過度包裝,意義被人為夸大,認為實現核潛艇在技術、成本等具體問題上困難重重,甚至用“背信棄義”“惡毒”來形容取消法方潛艇合同的行為。

              陸克文則痛陳,與法國的潛艇協議爭端是澳“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的崩潰”,法國“完全有理由感到憤怒”,呼吁澳議會對莫里森政府的決定進行調查。

              三位前總理不約而同對“奧庫斯”唱反調,很明顯是因為擔心莫里森政府打開“潘多拉盒子”。做好一件事,不外乎順應“天時、地利、人和”,但澳在“奧庫斯”問題上卻同時違反了這三個條件。

              首先,就天時而言,澳獲取核潛艇之路坎坷漫長。建造維護核潛艇要求極高。英美僅為找到澳實現核潛艇艦隊的路徑就要花費18個月,其后還要建廠、培訓工人,何時正式啟動建造還沒有時間表。莫里森也承認,考慮到核推進系統等相關敏感技術的漫長談判,新的核潛艇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入列。

              更為重要的是,英美絕對不會向澳提供最先進的技術,澳的核潛艇會不會造完即過時?將來核潛艇是否還有用武之地?這些都是大大的問號。特恩布爾稱,如高濃度鈾(HEU)反應堆出現故障,澳并不具備維修能力,這對澳是個隱患,使澳不得不發展本土核工業。但莫里森政府就這樣賭上未來,跟美國深度綁定。

              其次,就地利而言,澳大利亞是美英孤懸海外的小兄弟。澳孤懸海外,四面環海,并無直接的外部威脅。悉尼到中國南方大都市廣州,距離也有7500多公里,飛行時間需要9個多小時??粗绱恕翱鋸垺钡木嚯x,澳怎么就會感到威脅呢?即便受到威脅,多大程度上能指望兩位“兄長”呢?如果有一天澳核潛艇從波瀾不驚的澳大利亞海岸勞師萬里去刷存在感,估計很多澳大利亞人都會犯嘀咕:值得嗎?

              第三,就人和而言,“奧庫斯”得罪的國家可不少。毫無疑問,到目前為止,沒幾個國家說“奧庫斯”的好話。法國和歐盟自不必說,東南亞國家也普遍憂心忡忡,馬來西亞和印尼明確表示“奧庫斯”會造成新的軍備競賽。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綿里藏針地表示,希望“奧庫斯”為地區和平與穩定作出建設性貢獻,翻譯過來其實就是“別拆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直白地說,英美推動“奧庫斯”只是想向澳兜售核潛艇罷了。新西蘭則明白無誤地告訴澳,澳核潛艇不能進入新水域。連“盎撒”兄弟國家都持保留意見,不得不說澳這步棋非常不得人心。

              “奧庫斯”首當其沖影響的是南太平洋無核區。美英法三個擁核國家都在南太地區擁有領土和屬地,二戰后在南太進行過多次核彈爆破試驗。包括澳大利亞、新西蘭在內的13個南太國家歷經10多年的協商,終于在1985年簽訂了《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澳一旦擁有使用高濃度鈾的核潛艇,南太國家建設無核區的共同心愿和多年努力,或許就要付之東流。

              從澳國內角度看,“奧庫斯”剝奪了大量工作機會。澳媒報道,原本法潛艇項目60%在澳進行,超過600家澳承包商參與其中。而“奧庫斯”核潛艇項目據稱在阿德萊德建造,艦體還需被運到英美安裝反應堆和操作系統。澳全國總工會等組織近期聯名致函莫里森,對澳撕毀與法國潛艇合同表示失望,認為這將使數千個工作崗位面臨風險。

              “奧庫斯”三邊安全伙伴關系、“四邊機制”“五眼聯盟”……在美國的操弄下,就這么幾個國家排列組合,弄出這么多“小群”??粗H?,實則換湯不換藥,群友還各懷心思。正如基廷所說,“如果美國軍隊以其所有的力量都不能擊敗一群手持AK-47、開著皮卡的塔利班叛亂分子,那么它在與中國的一場全面戰爭中又有什么機會呢?”

                 美國倉皇撤出阿富汗在盟友心中的陰影尚未散去,一旦有事,這些聯盟是會并肩作戰,還是大難臨頭各自飛?尤其是看著有人在群里再拉個小群,其他人又作何感想?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指出的那樣:搞“小圈子”不得人心,也沒有出路!中國發展的大勢不可阻擋,全世界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心愿不可阻擋。

            “奧庫斯”對東南亞挑戰很真切

            src=http _www.dt.gov.cn 8080_dtzww_gwy_202110_0318e0f1f5604ad39dae72c285ce9d4c_images_463008256ea74e72b37bfafd2316332e.jpg&refer=http _www.dt.gov.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五國聯防(FPDA)國防部長會議在吉隆坡召開,馬來西亞、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國防部長級英國國防大臣參加。英澳兩國在會上為與美國達成的核潛艇協議進行辯護,稱對“奧庫斯”的擔憂被過度炒作。

              “奧庫斯”對東南亞的挑戰很真切,已經引發了東南亞國家的擔心與不安。其中,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反對態度最為堅決。而新加坡作為東盟的“大腦”在主觀表達對“奧庫斯”良好希望的同時,實則也對外透露了其難以掩飾的憂慮。

              “奧庫斯”并不符合東盟對“印太”的美好展望。對東盟來說,繼續維護和鞏固其作為地區多邊框架的“中心性”角色是重要目標?!皧W庫斯”作為美國“印太戰略”的一項舉措,其所展現出的封閉性和對抗性,是對東盟所塑造和主導的地區多邊框架的嚴重侵蝕,是對東盟“中心性”地位的公然挑戰。

              “奧庫斯”加劇了地區原本就已日益激烈的大國競爭和角逐,潛在的軍備競賽和大國對抗風險勢必將進一步損害地區繁榮與和平穩定。對于東盟國家來說,如何應對以中美為代表的大國競爭和角逐近年來成為一項重要課題,避免選邊站及置身于大國競爭的漩渦也一直是這些國家在外交和戰略層面的主要表述。同時,東盟也心知肚明,任何“選邊站”的行為都將撕裂東盟并產生致命的危害?!皧W庫斯”的誕生無疑將加重東盟在這一課題上的壓力,使其進一步面臨著由于大國競爭、角逐和對抗及東盟成員國間意見分歧帶來的巨大潛在風險。

              “奧庫斯”直接挑戰了東盟國家對于無核化地區的追求。1995年12月,東盟國家為了推動東南亞成為“一個不受外部強國任何方式干涉的和平、自由和中立地區”,完成了《東南亞無核區條約》的簽署,宣布禁止在東南亞地區生產、試驗、使用和擁有核武器。東盟國家曾經希望得到美國的支持和簽署,但美國一開始便擺出不支持的態度,“奧庫斯”在實質上只是美國這一態度的延續?!皧W庫斯”三國對于現有多邊國際規則奉行的是“合則用,不合則棄”的態度。同時,它也破壞了東盟國家建立東南亞無核區的努力。

            美英澳核潛艇合作不是三國的私事

              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總干事格羅西表示,已派遣特別小組調查上個月美英澳宣布的“AUKUS”三邊安全伙伴關系帶來的安全和法律影響。他警告稱,其他國家將會效仿澳大利亞,尋求建造核動力潛艇,這會引發嚴重的核擴散和法律擔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在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一片質疑和反對聲中,美英澳不得不就三邊安全伙伴關系作出辯解。但三國的解釋蒼白無力,根本無法回應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關切。

              汪文斌指出,美英澳三國搞的這個“盎格魯-撒克遜”小圈子是典型的軍事集團,充斥著過時的冷戰零和思維,是三國迷信武力的體現,是美英核威懾政策的延伸,是美國所謂“從實力地位出發”哲學的又一產物。美英澳三邊安全伙伴關系直白地告訴人們,三國所信奉的規則,仍舊是弱肉強食的叢林規則。美英出于地緣政治和經濟實利雙重考慮,向澳出口核潛艇,為此不惜違背《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制造核材料、核技術擴散風險,對國際核不擴散體系造成巨大沖擊。這充分表明,三國是不守規則、破壞規則的代表。

              汪文斌強調,美英澳核潛艇合作涉及向澳轉讓豐度超過90%的武器級高濃鈾,構成嚴重核擴散風險,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目的和宗旨(object and purpose)。不僅如此,美還將向澳出口可搭載核彈頭的“戰斧”巡航導彈。這些舉動對地區和平與安全所構成的威脅是顯而易見的。不是三國想否認就能否認得掉的。三國上述合作也必然損害東南亞無核武器區建設,尊重東盟中心地位從何談起?我們再次敦促三國糾正錯誤,擯棄零和思維,停止拼湊小圈子,維護國際核不擴散體系,做有利于地區和世界和平穩定發展的事,而不是相反。

              AUKUS利用了國際核不擴散體系中的一個漏洞——《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并未禁止無核武器國家建造或運作核動力船舶。IAEA的基本保障監督協議《全面保障監督協定》(CSA)允許無核武器國家將核材料從保障監督中移除,用于“不受禁止的軍事活動”。但是,在核動力堆如何轉讓等問題上缺乏明確規定,IAEA保障監督體系也無法核查動力堆中的核材料是否被轉用于研發核武器。近幾十年來,沒有任何一個無核武器國家利用過這個漏洞。而AUKUS啟動這一核潛艇項目,無異于打開了“潘多拉魔盒”。

              盡管格羅西強調三國必須與IAEA達成具體協議以確保整個交易都受到監管,但卡耐基國際和平基金會核政策項目聯合主任詹姆斯·阿克頓就指出,由于IAEA的相關保障措施并不是自動觸發,其效力更多取決于整個國際社會和個別國家執行規則的意愿,國際社會也更難反對或阻止其他國家效仿澳大利亞利用這一漏洞,這個交易“將樹立一個破壞性的先例”,最終“可能削弱保障措施的威懾價值,并使核擴散更有可能發生”。

              正如汪文斌所言,核潛艇動力堆保障監督問題,不是三國的私事,不能由三國說了算,也不能只由三國和國際原子能機構秘書處說了算,而是應該由機構的所有成員國共同討論解決這一問題所涉及的政治、法律和技術等諸多問題。在各方達成共識之前,三國不應開展核潛艇合作,機構秘書處也不應同三國達成所謂的防擴散安排,以免為擴散行為背書。

              這場交易也再度令美國坐實了“國際社會規則破壞者”的身份,也戳穿了美英澳此前一直宣稱的所謂“維護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的假面。過去多年,美英等國出于自己的地緣政治利益,打著“防止核擴散”的大旗,揮舞制裁大棒,對一些國家和平利用核能計劃指手畫腳、大做文章。而現在,同樣為了地緣政治利益,拼湊冷戰色彩濃厚的盎格魯-薩克遜“小圈子”,美英甚至不惜用高度敏感的核技術做交易,將自己簽署和應當遵守的國際條約和規則踐踏于腳下。這種“合則用、不合則棄”的行徑,不但是赤裸裸的雙重標準,更是對國際秩序的公然蔑視和破壞。

            美在亞太地區搞“小圈子”不得人心

              美英澳聯盟的成立表明,美國等國家的“冷戰思維”陰魂不散。美國等國家從“非友即敵”的狹隘兩分法出發,拼湊“盎格魯-撒克遜”小集團,試圖在本地區煽動對立情緒,搭建冷戰平臺,挑動陣營對峙,進行地緣零和博弈,為美國的“印太戰略”服務,謀求一己之私。

                 實際上,自冷戰結束以來,和平發展合作共贏早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反冷戰、反對抗、反分裂已成國際社會共識。面對防控新冠肺炎疫情、促進全球經濟復蘇、防范恐怖主義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蔓延、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等諸多全球性議題,亟須國際社會摒棄冷戰思維,共同發力、通力合作、有效應對。

              根據美國皮尤公司的調查數據,2021年,四分之三的美國人認為,促進和保護美國就業應該是美國外交中的重中之重,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等疾病和打擊恐怖襲擊緊隨其后??梢?,成立美英澳聯盟是逆時代潮流而動的錯誤選擇,也違背美國國內民眾的優先外交政策意愿,必然引發本地區和國際社會的不滿和抵制。

              對于美英澳聯盟的成立,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該組織是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之間的安全伙伴關系,無疑破壞了地區穩定。法國對美國、澳大利亞的“背信棄義”感到憤怒和失望,對澳大利亞宣布停止與法國合作的“未來潛艇計劃”,轉而與美國開展核潛艇合作表示遺憾。

              歷史上,美英澳三國均是南太平洋島國核災難的加害者。1946年到1962年,美國在太平洋試驗場進行了105次核試驗。在馬紹爾群島的核試驗占美國所有核試驗的14%,當量總和是210億噸,占美國所有核試驗總量的80%。1954年3月1日,美國在太平洋試驗場進行了代號為“喝彩城堡”的氫彈試驗,當量為1500萬噸。由于美國對該次核試驗的威力估算錯誤,其放射性降塵飄散到許多尚有人居住和居民未被疏散的島嶼,導致在附近海域作業的上百艘漁船及2萬余居民遭受嚴重的輻射中毒,造成了美國核試驗史上最嚴重的放射性災難。

            1000

              這些核試驗,澳大利亞既是幫兇,也是加害者。澳大利亞允許英國在其領土內進行了12次核試驗,英國還曾在基里巴斯多次進行核試驗,這些核試驗嚴重破壞了當地環境,核廢料殘留至今,核輻射依舊在危害當地居民。歷史可以昭示現在,警示未來。盡管美英澳三國領導人均作出承諾,澳大利亞獲得的是用作潛艇動力的核反應堆,而不是核武器,也不會在潛艇上配備核武器,并履行核不擴散義務。但歷史上美英澳有通過核試驗加害南太平洋島國的斑斑劣跡,現有美澳合謀撕毀澳大利亞與法國建造潛艇合同的背信棄義,加之美國是五核國中唯一拒絕批準《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議定書的不負責任國家,美英澳三國的承諾何來公信力和說服力?

              美英幫助澳大利亞建造和部署核潛艇艦隊,是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及其附加議定書所確立的核不擴散原則和精神的公然踐踏。澳大利亞是簽署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國家,作為為數不多掌握了核潛艇制造技術的國家,美英以建造核動力潛艇為由,向澳大利亞輸出制造核反應堆的核技術,以及武器級的濃縮鈾。澳大利亞則將成為繼英國之后,第二個擁有美國核潛艇技術的國家。

              從表面上看,澳大利亞通過與美國的合作,獲得了核潛艇技術,但甘愿綁在美國的戰車上,充當美國推行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的馬前卒和犧牲品,注定不是澳大利亞的明智選擇,由此可能帶來的核擴散隱患和風險,終將是高懸在澳大利亞頭上的一把利劍。美英澳聯盟帶給南太平洋地區的,可能是核夢魘重現,也必將對東南亞國家多年來尋求構建無核區產生嚴重沖擊和負面影響,進而威脅世界無核化大局。

              在中國和東盟多年共同努力下,本區域長期保持和平穩定,現已成為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具潛力和活力的地區,呈現欣欣向榮景象。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更是為本地區的發展合作注入了強大動力。但美英澳三國卻逆時代發展潮流而動,拼湊小集團,美國試圖通過實施與英國和澳大利亞這兩個盟友相互呼應的“兩洋戰略”,制造地區緊張局勢,給本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繁榮發展制造重重阻礙,增加許多不確定因素。美英澳三國企圖以不光彩手段攪亂地區既有秩序、挑唆地區矛盾,以獲得一己私利的做法,已經引起本地區諸多國家的警惕和抵制,其破壞地區和平發展穩定的圖謀注定失敗。


                 來源:環球網、中國軍網、光明日報、人民日報等綜合

            亚洲成av人片天堂网,小草在线直播视频,无码专区人妻系列制服丝袜